上周末北美影市迎来新片《唐顿庄园2》(Downton Abbey: A New Era)的大规模公映,不过票房榜的冠军宝座还是由上映已三周的《奇异博士2:疯狂多元宇宙》把持;另一方面,杨紫琼主演的独立电影《瞬息全宇宙》(Everything Everywhere All at Once)的票房仍在继续攀升。

周末三天,《唐顿庄园2》在3820家影院上映,仅拿到1600万美元。业界此前预期该片的开画成绩能接近2000万美元,再对比2019年上映的第一部的3100万美元开画票房,这个成绩不能说是很好。

由于远赴法国南部实地取景的关系,《唐顿庄园2》的制作成本也达4000万美元。虽然回本不成问题,但就其指标性意义而言,还是令业界感到失望。因为业界原本寄望它能将因疫情减少出门的中老年观众拉回电影院,目前看来显然尚需时日。

当然,这1600万美元已是疫情时代同类作品的最佳开画成绩了。同样是以中老年观众作为主要目标的《尼罗河上的惨案》,拿到1300万美元开画票房;更早一些上映的歌舞片《西区故事》则只有1000万美元。在《唐顿庄园2》的首周末观众中,有73%是女性,55岁以上的占比48%。这样的比例,基本符合业界此前的预估,女性和老年人,恰恰就是疫情时代相对最远离影院的一群人。什么时候能够成功地吸引他们回到影院,北美影市距离恢复常态,就又近了一步。

据统计,北美人口中,60岁及以上的人数约占24%。因为疫情的关系,2021年全年北美电影观众中,只有9%是这部分年长者,而疫情之前的2018年则有15%,下滑将近一半。而另一项调查则发现,这些年长者虽然过去几年里鲜少光顾影院,但其实大多人也并没有就此转战流媒体平台。出于长年的生活习惯,这些年长者对于网剧等新鲜事物,接受的速度和程度都和小字辈无可比拟。因此,在不能去影院或是不愿去影院的时候,他们更多选择留在家中看看影碟或有线电视。换句话说,这部分人其实并未被流媒体抢走,只要时机合适,影院就能将他们重新给争取回来。

为此,各家影院也确实想了不少办法。例如纽约曼哈顿的安杰丽卡电影中心(Angelika Film Center)在四月时就推出过名为“请朋友看电影”的促销活动:在放映以中老年群体作为目标观众的索尼影业新片《公爵》(The Duke)时推出了买一送一的活动,结果也确实带来了相当不错的上座率。

负责这项营销活动的索尼影业联合主席汤姆·伯纳德告诉媒体:“我们发现老年观众有个习惯,一旦重新回过一次影院,就会继续再来,因为他们这个群体比较注重亲身的体验,自己过来看一下,发现在大银幕看电影的体验,确实是他们想念已久的老味道,而且现在也没什么不安全的,他们下星期就会继续过来买票,而且还会拉着老伙伴一起来。”

不过,想要让更多观众回到影院,光靠这些噱头,恐怕还远远不够,更重要的还是要有富有吸引力的新作,而这也正是目前院线面对的棘手问题。由于新片断档,整个周末三天,北美总票房只有7400万美元,远未达到疫情之前五月份周末平均一亿美元上下的水准。《奇异博士2》再怎么好看,漫威粉丝再怎么热情,顶多看两遍也就到头了。然后呢?下个周末看什么?《唐顿庄园2》吸引不了年轻观众,《壮志凌云2》上映还需再等一周,于是就只能眼看着稍微有些起势的整体票房一下子又疲软了下来。

新片的断档问题,从《瞬息全宇宙》的亮眼票房表现也可见一斑。这部上映已长达九周的独立电影,位居上周末票房榜的第六位。

靠着口碑效应,《瞬息全宇宙》成功吸引到不少非目标观众的捧场。对于那些想看电影的人来说,既然《奇异博士2》早已看过,《唐顿庄园2》又不感兴趣,那不妨试试社交媒体上的友邻交口称赞的《瞬息全宇宙》吧。于是,该片在上周达成票房里程碑:北美累计票房突破5000万美元,成为发行方A24公司成立以来北美总票房最优秀的一部作品。

在此之前,A24公司的这项纪录由2019年上映的《原钻》(5000万美元)保持,而2017年上映的《伯德小姐》也拿到4895万美元北美票房,目前被《瞬息全宇宙》挤到了第三的位置。值得一提的是,由好莱坞大牌喜剧演员亚当·桑德勒领衔主演的《原钻》,当初花了13周才达成5000万美元的票房,而几乎由清一色亚裔演员担任主演的《瞬息全宇宙》,只用了9周时间,再加上疫情的因素,这实在是很了不起的成绩。

成立于2012年的A24电影公司,今年八月即将迎来公司的十岁生日。十年间,这家总部在纽约的独立电影发行公司,一步一个脚印,已为全球影迷所熟悉,尤其是在文艺片观众群体中,更是有着扎实口碑,几乎已等同于优质小众文艺片的代名词。

别的不说,就以目前正在进行中的第75届戛纳电影节来看,A24制作或出品的《正午之星》、《人》(Men)、《当你拯救完世界》(When You Finish Saving the World)、《神之造物》共四部影片,分别出现在了包括主竞赛单元、导演双周单元和影评人周单元等各个板块,甚至该公司请来法国导演阿萨亚斯翻拍自己旧作的电视剧集《迷离劫》(Irma Vep),今年也在戛纳做了特别展映,稍后会登陆HBO Max流媒体平台。

由亚历克斯·加兰执导的《人》上周末除在戛纳平行单元“导演双周”展映外,也登上了北美2212家影院的大银幕,不过只拿到330万美元开画票房,远远不如加兰的前作《湮灭》的1100万美元开画票房。不过,《人》的媒体口碑还算不错,在影评网站“烂番茄”上有着76%的影评人好评度,但观众评价却相当糟糕——民调公司Cinemascore得到的首映观众打分却只有低到不能再低的D+级。

上周,还有一则消息颇能反映当下好莱坞的整体情绪。《华尔街日报》援引消息人士的说法,新成立的华纳兄弟探索集团的掌门人大卫·扎斯拉夫在上月上任之后没几天,就召集了一班华纳兄弟影业的高层问责,要求他们解释为什么公司会连续投资了多部票房亏损的电影,其中就包括克林特·伊斯特伍德执导的《哭泣的男人》(Cry Macho)。该片的全球票房仅有1550万美元,制作成本却有3300万美元。

据悉,有公司高层回答说,当初立项时就想到过,该片很有可能亏本,但考虑到伊斯特伍德的业界地位和过去五十年里始终与华纳保持长期合作的关系不弃不离,最终还是拍板决定投拍,就当是还他一个人情。

按照在场人士的说法,扎斯拉夫对此说法不屑一顾。“华纳不亏欠任何人的人情。”他回答说。随后,据说他还引用了电影《甜心先生》里昔日弟子被派来请汤姆·克鲁斯吃公司食堂名菜“炒鱿鱼”时说过的那句经典名句——这是生意经,不是朋友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