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阿德.埃贾米 美国中东研究项目主任、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保罗.尼采高级国际问题研究院主任.

弗朗西斯科.平托.巴尔塞芒 IMPRESA, S.G.P.S集团(葡萄牙媒体业)董事长、CEO;葡萄牙前总理

尼古拉斯.巴夫瑞兹 法国吉布森Dunn & Crutcher LLP 国际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提默西.柯林斯 里普尔伍德控股集团(美国大型私人收购基金)高级董事总经理兼CEO

哈罗德.古迪恩 荷兰TomTom公司(全球最大个人导航设备)供应商CEO

Ggüs, Zeynep 土耳其EurActiv网站(专门报道欧盟政策立场与新闻的网站)创始人

理查德.霍尔布鲁克 美国商业银行及私募股权投资公司Perseus, L.L.C.副董事长

克莱登 德国联盟党基督教民主联盟(CDU) 和基督教社会联盟(CSU)外交政策发言人,

亚诺什.马尔托尼 匈牙利前外交部长 、 国际贸易法教授 贝克.麦肯锡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蒂埃里.蒙布利亚尔 法国国际关系学院院长(加入彼尔德伯格俱乐部长达近30年)

马提亚斯.罗德里格斯因西亚 西班牙国际银行执行副行长 马提亚斯.罗德里格斯因西亚

丹尼斯.罗斯 华盛顿近东政策研究所(犹太人游说集团建立的思想库)顾问和齐格勒的杰出研究员

乔治.舒尔茨 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研究员 (于1973年被尼克松任命为财长,1982年担任里根的国务卿)

彼得·蒂尔 美国对冲基金Clarium资本管理公司总裁(美国新冒起的对冲基金 )

萨纳姆.瓦杰尔 美国中东研究所尼采高级国际研究学院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助理教授

克努特.沃莱贝克 挪威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欧安组织)少数民族问题高级专员

詹姆斯.沃尔芬森 (犹太裔) 詹姆斯.戴维.沃尔芬森公司主席 (第九任世行行长)

在刚刚结束的彼尔德勃格2008年会上,纽约联邦储备银行行长蒂莫西.盖纳准备推动一项新的关于世界中央银行的议程,该事项可能已被彼尔德勃格决定了。

盖纳昨天在金融时报发表了一篇文章,呼吁一个全球性的银行业监管框架。此外,盖特纳呼吁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在这一新的框架中发挥有益作用。盖纳引述了所有的首先由中央银行家制造的问题作为创建更广泛的中央集权的逻辑依据。

有趣的是,盖纳是在彼尔德勃格年会后决定写这篇文章的,会上有一些世界上最强大的中央银行官员出席。不但盖纳出席了会议,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美国财政部部长亨利.鲍尔森,欧洲中央银行行长特里谢,世界银行行长佐立克,以及其他高级别的银行家都出席了会议。

由于中央银行家们出席了会议,盖纳在金融时报所提的议案在彼尔德勃格2008年会上很可能得到了讨论。彼尔德勃格会议的真实目的是引导世界接受一个世界政府早已不是什么秘密。

通过建立一个新的全球性银行业监管框架,这将逐步地使全球距离单一世界货币更近一步,在这样的无现金社会中,交易将通过芯片来更便捷地进行。

如果不错的话,这个制度将不会好,因为它将被一群象参加彼尔德勃格2008年会的有犯罪企图的精神病患者的人所控制。

那些在货币和基金市场发挥关键性作用的机构――包括主要的全球活跃的银行和投资银行――需要在一个统一的框架下运作,该框架提供了一个更强的综合监管形式,并提供适当的资本和流动性要求。

为配合这方面,我们需要推出一个更强大的权威框架以监管支付系统的关键部分――不只是既定的支付,结算和清算系统,还包括可以巩固分散的柜台市场的基础设施。

出于稳定整体金融体系的首要责任,美联储在这一框架中应该发挥中心作用,与美国和别国的监管者一起工作。目前,美联储有着对金融稳定性承担广泛的责任所不相称的直接监管权力,也有着我们在这场危机中已采取的行动形成的后果,这使得美联储更加重要,也缩小了我们的差距。

最后,我们需要一个更强大的应对危机的能力。美联储已经推出大量的创新工具来帮助缓解流动性压力。我们计划一直使用这些工具直到货币和信贷市场状况大为改善。

盖纳所提的建议完全是精神失常的表现,但这却是那些于1913年那些组建美联储的财经精英们的共同策略。

他们制造了危机,还说危机的发生是因为他们没有足够的权力来预防。1907年的恐慌完全证实了《美联储法案》的通过实际上是为了满足JP摩根银行和各类财政精英的利益。

他们这样做就是使他们可以利用危机为借口,实现对银行体系的集中控制和权力集中。通过美联储,银行最终得以在其保护伞下安度大萧条时期,而大萧条是中央银行蓄意执行紧缩政策导致的。

在整个20世纪20年代,货币供应极为丰富,但是随着1929年股市的大跌,美联储收紧了货币供应,导致数以百计的社区银行失去业务,并允许中央银行家加强对国家银行体系的控制。

盖纳再次以当前的由美联储和各类中央银行家制造的金融危机为借口,来为银行业的卡特尔获得更多的权力。

“自去年夏季以来,我们经历了严峻和复杂的金融危机。为什么是金融体系如此脆弱?在未来能做些什么来使这个制度更具弹性呢?世界上经历了金融繁荣。美联储需要的繁荣是有风险的。为了满足需求,产品和风险及复杂的按揭贷款一道被制造出来。许多资产有大量的杠杆和流动性风险,许多世界上最大的金融机构使自己过于暴露在全球性衰退的风险中。大量的长期非流动资产与短期负债使得系统很脆弱,并以一个典型的方式在运行。当投资者注意到风险增加回撤资金,便引发了自我强化的循环,被迫清理资产,对边际收益要求更高,从而增加了波动。”

盖纳在文章中没说到的是,当前的全球性金融危机是美联储和各央行制造的。9.11袭击之后格林斯潘故意将利率设置到难以置信的低水平,鼓励了借贷者使用各种创新的融资手段借出货币,也鼓励借款人借钱,因为钱很便宜。这些政策导致了美元的持续贬值和美国的房地产危机,这些正是目前我们看到的大多数经济问题背后的主要驱动力。

盖纳希望我们相信,赋予美联储和其它私人银行系统更多的权力是解决中央银行家自己制造的问题所必须的。

我们有中央银行家制造经济问题并提出虚伪的解决方案以扩大他们控制权的历史记录。我们需要权力下放和自由市场来解决这些人制造的经济问题,而不是更多的集权。

如果这一切还不算最糟糕的话,那么来自美利坚自由新闻社的吉姆.塔克在今天埃里克斯.琼斯秀的节目中谈到,彼尔德勃格的消息灵通人士透露全球精英正计划推行他们的无现金社会的具体议程,该计划通过使用可植入微芯片来进行。

植入的芯片将轻松地通过军事化控制的网络出售给人民,该网络在虚假的反恐战争中就已建立。

塔克还提到,我们会看到媒体大肆宣扬这种虚假的反恐战争,特别是虚假的“白盖达组织的恐怖威胁”,以此为他们继续维持奴役樊笼寻找理由。

假设彼尔德勃格的消息灵通人士透露的是准确的信息,盖纳在金融时报上谈到的日程表与他们有案可稽的废除现金的计划是吻合的。

中央的银行家将需要一个全球性的银行体系监管框架,使他们能够在无现金社会操纵单一世界货币更近一些。

当然,美国的主流媒体对于彼尔德勃格2008年会仍然没有一个字的报道。公司控制的媒体对全球的精英参加的极端重要的年会进行了新闻管制。

当市民记者在那些诸如infowarsprisonplanetroguegovernment网站上提供最重要的地缘政治年会的最佳新闻报道时,这是多么可悲。

无论哪种信息方式,盖纳的评论和塔克的彼尔德勃格消息灵通人士透露的信息似乎都暗示着全球精英在准备进一步集中全球的银行体系,以建立他们的无现金社会的樊笼。

让我们告诉这些混蛋们,他们可以在太阳照不到的地方采取他们的无现金社会的网络和可植入的芯片。

=700){this.width=700;this.height=image.height*700/image.width;}} border=1>

=700){this.width=700;this.height=image.height*700/image.width;}} border=1Secret Bilderberg Agenda To Microchip Americans Leaked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