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女人研究院法国游学之旅,即将带你走入DIOR私藏博物馆,一起了解法国时尚的前世今生。文末点击“阅读原文”报名参加吧。

今年8月至2018年1月,法国著名时尚品牌Dior迪奥为了庆祝其创立70周年,举办了一场讲述迪奥高级定制70年历史的展览。

要知道,迪奥70周年高级定制展,全球只有三个城市才能看到:巴黎、纽约、墨尔本。

据说,Dior这4个字母,在法语中包含了两层含意——Dieu上帝,or 金子。为了给Dior过70岁的生日,主办方也是操碎了心,在巴黎的特展、特意选在了巴黎装饰艺术博物馆举办。展览以品牌历任创意总监的故事及作品为线索铺开,展出历任设计师的经典高级订制服,带领观众走入时光隧道,探讨Christian Dior及继任的六位创意总监如何建立起Dior的品牌形象与定位。

300 多套自 1947 年创立至今设计的精选高级订制服礼服,无形中牵引出一条连系情感、人生、吸引力、灵感、创作与传奇的生命线。在这些礼服旁边,是迄今最齐全的工作室样衣展览品与时尚照片,以及数百份文件,包括插图、手稿、纪实照片、信件与笔记,以及广告文件。

1947年,克里斯汀·迪奥推出了他的第一个时装系列:急速收起的腰身凸显出与胸部曲线的对比,长及小腿的裙子采用黑色毛料点以细致的褶皱,再加上修饰精巧的肩线,颠覆了所有人的目光,被称为“NewLook”,意指Dior带给女性一种全新的面貌。的确,克里斯汀·迪奥Dior重建了战后女性的美感,树立了整个50年代的高尚优雅品味,亦把ChristianDior的名字,深深的烙印在女性的心中及20世纪的时尚史上。

一九五七年,迪奥先生的得意弟子伊夫·圣·洛朗受命接任品牌创意总监一职。这位青年才俊沿袭了导师的风格,但又透露着一股叛逆,以标新立异的风格发表了他的首个时装系列“梯形”(Trapèze),用倒置的花冠造型向创始人“花漾女性”的设计理念致敬。

1960年,随着阿尔及利亚战争的爆发,当时在时装界已经有一定位置的伊夫·圣·洛朗被迫入伍,不仅DIOR的工作丢了,不善团体生活、性格内向的他,表现出来相当紧张和不安。于是他宣称他精神崩溃了,接着他被送到医院治疗。1961年,出院的伊夫·圣·洛朗与DIOR分手,他正式启用YSL这个名字。

马克·博昂在一九六零年加入DIOR,担任第三任艺术总监。从DIOR伦敦分公司起步的他回归巴黎,迎接重生。他狂热地追崇克里斯汀·迪奥先生的设计理念,并以精巧中肯的手法对其进行重新诠释:确保DIOR不失自我风格,同时顺应时代气息。二十九年以来,从线条流畅、肩线自然的“修长风尚(Slim Look)”系列,到一九六八年开始在配饰和裙装上运用的DIOR标志,博昂发表了一系列巧妙夺人的杰作。他放弃了圣·洛朗对标新立异的狂热,而是更倾向于庄重惊艳的奢华之感。

(1961年,伊丽莎白·泰勒 穿着马克·博昂设计的Dior礼服领取小金人)

八十年代末,迪奥任命新一任创意总监吉安弗兰科·费雷。一九,学建筑出身的意大利人费雷的到来在这个法国品牌中引起舆论哗然。但是费雷与克里斯汀·迪奥先生一样拥有出色的平衡感,追求结构精巧的设计。他追随着创始人的脚步,为笼罩在成衣阴影下的高级订制注入了新的生命,向世人证明迪奥绝非魅力已逝的睡美人,而是依然弄潮浪尖的时尚舵主。他欣赏巴洛克风格,因此偏爱奢华的面料、精致的垂褶、低垂的衣领以及戏剧化的夸张装饰。

1997年英国设计师约翰·加利亚诺继任DIOR创意总监。此时的DIOR品牌已成立五十周年,其风格愈发高雅自信、神秘魅惑,充满异国情调。加利亚诺善于探索不同时期的特色和各地风情,例如以日式风情重新演绎了六十年代的“新风貌”系列,为向创始人的母亲玛德琳娜·迪奥致敬,将马赛勇士的传统服装与二十世纪初期风格的蕾丝和紧身胸衣完美融合。他才华出众,风格百变,不墨守成规,担任创意总监伊始曾为戴安娜王妃设计华服,随后则推出多个不同凡响的系列,其中一个系列甚至以巴黎的流浪者为灵感。2011年加利亚诺因酒后失态被DIOR开除。

(1996年,戴安娜穿着约翰·加利亚诺设计的礼服在纽约时装行业的舞会上引起惊艳)

奉行极简主义的比利时设计师拉夫·西蒙则是下一位登上舞台的创意总监,他诠释出DIOR全新的不羁风格。作为品牌第六任创意总监,他埋头钻研DIOR典藏,重新挖掘DIOR女性精致梦幻的一面。2012年7月,拉夫·西蒙上任以来的首场高级订制时装秀隆重上演,他以近百万朵绽放的花朵装点秀场。自1947年2月的首秀起,创始人克里斯汀·迪奥先生一直展现出对大自然崇高的热爱,并在每一场新季秀场上演绎出独树一帜的风格。西蒙此举正是向迪奥先生这份对大自然的深情致以敬意。在创造奢华的同时,他坚持设计有人情味的高级时装,用他自己的话说,“重要的是,需要改变高级定制的概念和对其的态度。高订不仅仅出现在红毯上,也应该出现在现实生活中”。

2016年,DIOR迎来一位伟大的女性。DIOR品牌第一位女性创意总监 Maria Grazia Chiuri。她以坚毅而优雅的姿态登上这一宝座,完美地接棒代代相传的薪火,视自己为女权主义的信使。在加入迪奥的首秀中,她设计的白色 T 恤上印有尼日利亚作家奇玛曼达·恩戈齐·阿迪奇埃论文的标题:“We Should All Be Feminists”(我们都应成为女权主义者)。此标语迅速成为了一句响亮的口号。Chiuri 大胆玩味迪奥先生最爱的设计元素,重新演绎富有传奇色彩的 J’’Adore 经典元素,在西装上添加兜帽,让人联想起昔日的化装舞会,并改写了DIOR套装的命运。她开始为品牌的历史书写别出心裁的全新篇章,但又与品牌的经典与价值一脉相承。智慧超群的 Chiuri 携着崇高的敬意加入迪奥的大家庭,同时也努力开创着属于她自己的天地。在这个天地里,她倾其所有,奉献给过往七十年来DIOR至始至终的中心:女性。

2017年11月天下女人研究院的法国游学活动即将带大家走入巴黎,其中我们会参访巴黎众多时尚品牌,包括DIOR私藏展览。如果你对巴黎的时尚历史文化感兴趣,请点击文末的“阅读原文”进行报名。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