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叛逆、逃遁、藏匿、暗黑……这些标签为中国新锐服装设计师李善兰的设计风格勾勒出一组粗浅的线条。作为一位曾获得“中国十佳时尚独立设计师”称号的青年女服装设计师,李善兰的设计风格简约大气、特立独行,她于2014年创立的服装品牌Shadowvoxel更是让她在中国时尚圈脱颖而出,受到了许多男影星的青睐。在她的设计里,随意陈列的点、线、面无不渗透着中国传统哲学中的禅意,而欧式精湛中性风格的裁剪又彰显着西方严谨考究的制衣理念,这一切都与她在意大利接受的专业教育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李善兰:我在意大利读研期间,马兰欧尼跟意大利的男装品牌Ermenegildo Zegna有一些合作项目,后者有很多品牌线,包括高级定制、高尔夫系列、休闲系列等等。当时,我们去参观它的工厂庄园,从品牌生活理念,到面料制作,再到最后的制作产出,我都觉得很震撼,尤其它是以羊毛面料起家的,对面料的选用非常讲究,这对我后来的设计启发很大。面料在服装设计流程中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另外,Ermenegildo Zegna对服装结构的表达非常严谨,不追求花哨,会专注研究人体结构和服装功能上的贴合。另外我自己本身是非常喜欢黑色的,我发现意大利人也热衷穿黑色衣服,他们喜欢简约的表达。我上学期间,从专业老师的穿搭到学校硬件软件的设计风格都偏向黑白色系,我还记得大学的门口一楼进去全是黑色,这或多或少也影响了我日后的设计风格。

李善兰:给我最大的感触就是意大利的设计氛围,意大利人对设计的表达是深入到骨髓的。设计的目的是为了让生活变得更美好,生活就是去创造美,这是我觉得最弥足珍贵的地方。我最喜欢米兰大教堂,我喜欢哥特式的建筑还有它的文化。米兰还有一条朋克文化聚集的街道,喜欢朋克的人都会到那条街上坐一坐,穿着朋克服饰,聊着朋克文化……。意大利的学习生活经历让我懂得生活和设计不是割裂的,在之后的设计中我会处处向生活借创意与灵感。

李善兰:罗马和威尼斯。罗马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它陈旧的地铁站,站内光线灰暗,有很多涂鸦,列车行进和制动的噪音很大,它们和沉睡在地下的那些古罗马遗迹相互守望。我想念那里的百年冰淇淋老店,曾经有一个夕阳西下的日子我路过那里,无意撞见一对年过半百的夫妻在互相喂冰淇淋,他们主动跟我打招呼,然后聊天说他们每年的结婚纪念日都会来这里吃冰淇淋,已经吃了几十年了,我很感动,觉得这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还有威尼斯,那是一座特别自由的城市,蕾丝岛Burano和玻璃岛Murano上有传承百年的传统手工艺,令人着迷。

从马兰欧尼毕业后,李善兰加入意大利品牌LARUSMIANI担任设计师;回国后,她又加入丹麦男装品牌Jack Jones。李善兰很喜欢那种做旧的水洗衣服,但总是因为价格高昂或没有自己满意的样子而买不到合适的,于是她就想要给自己做衣服,并决定创立自己的品牌Shadowvoxel,而黑色也成为Shadowvoxel最具辨识度的特点。

黑色的服装也可以很丰富。如果是纯黑色,我会从材质上去赋予它多样性,譬如亚麻的哑光和褶皱,或是有意增加它的光泽;其次是造型上,譬如我会在一条喇叭裤的膝盖上做收紧的处理;在印花设计上,虽然依旧以黑白灰色系为主,但我们会突破原有黑色的表达;还有颜色的设计,譬如会加入一些蓝灰、银色、红色,或者不同的白,比如米白和奶白,这样就不会看起来黑压压一片,会有很多层次感。

李善兰: 得益于意大利马兰欧尼男装设计的专业训练,我在设计衣服的时候会把更多的目光投向人体结构、面料的舒适度、以及衣服功能的多样性上。其实灵感只是一个引子,涉及到具体的设计,你需要严格探究服装本身的工艺结构,譬如扣子要用什么样的,拉链是什么形状,西服的内衬、领子样式等等,最终都要回归到人体本身。譬如我们最新设计的一个风衣系列里,外面是一个马甲类的造型,隐约会透出一些里面风衣的细节,这是我们喜欢花心思的地方。也许你穿上它会发现,衣服里面像装了一个暗道机关,藏着挺多的小故事,这也是我们试图和消费者之间建立的一种情感连结。从前我们的工作室楼下会展示设计好的成品,来来往往的顾客会进来看一看,我很喜欢这种状态,因为你可以直接和顾客进行沟通,这一切都变得真实又立体。

生活中的李善兰随性、充满创意,无论是过往的经历,还是正在进行的一场荒野之旅,又或是和朋友的闲聊,一次无厘头的……都无时无刻不在为她的创作提供给养。李善兰告诉我们,每季定完主题之后,她都会去画一些东西,而绘画的形式并不局限于铅笔和纸等普通的媒介材料,镜子、塑料袋,石头等等都可以。她也会给自己的所拍所想做一个梳理,随机挑选一些元素来做设计。

李善兰:我对中国传统哲学中的天人合一、超越自然和超我的东西很感兴趣,我的服装里会有很多跟自然相关的元素,比如说圆圈、几何直线等等。其次,在面料的选择上我基本上不会用化纤,即使要用我也会想办法去改造它,用比较自然的手法把它处理成我想要的肌理和效果。但其实具象理性的思维也会有,譬如我经常会随机写一组阿拉伯数字,然后把我的版型随机按照数字拼合起来,这样就会形成一个新的外观。所以随性抽象伴随秩序和理性是我喜欢的状态。

还有一次是和朋友闲聊间无意开启了手机的前置摄像头,却意外发现拍摄了50多张工作室的屋顶,有圆圈,也有点线面,充满了无序的美感。后来我就想,平时我们都习惯平视或俯视,很少会关注头顶的风景,于是我花了一天的时间,走遍了我想去的地方,抬着头开着前置摄像头拍了很多照片。回来整理的时候才发现,原来头顶上方藏着另一种美,后来我把这些也做到了服装设计中。

李善兰:就是在森林里有个阳光房,阳光房全是透明的,我躺在里面。周围会有熊猫、狮子经过。我喜欢大自然和阳光,印象里有一回我和父母一起去内蒙和甘肃交界的一片沙漠,那里完全没信号,我父亲在一旁埋头摄影,我就拿个本子在沙漠里创作,那种状态真的太好了,风摩挲着你的手,就好像大自然在把着你的手作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