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和平,1993年12月入伍,2000年9月毕业于国际关系学院,原任某特战“老虎团”八连连长,2006年5月被破格提升为侦察营营长,任“天狼突击队”指挥官;先后两次留学委内瑞拉“猎人学校”,被学校授予“最具有献身精神的突击队员楷模”称号,代号:猎人6号;获第五届“全军十大学习成才标兵”、“爱军精武楷模”等荣誉称号。先后荣立一等功1次、三等功2次等未知荣誉。

在原某特战旅发现几百名战士几乎都看过军旅励志剧《火蓝刀锋》、《我是特种兵》。能当一名特战队员,是许多新战士入伍前的梦想。“可梦想毕竟是梦想,要变成现实,必须经过脱胎换骨、浴火重生。”这批战士到特种作战旅上的第一课,竟是副参谋长黄和平的一盆凉水。他们哪里知道黄和平当年在委内瑞拉“猎人学校”淬火两年,获得了“全优学员”的最高荣誉。

进入猎人学校的第一天,校长宣布了的两条路:一条是马上放弃回国,另一条是签订生死协议。与黄和平一起进入猎人学校的,共有来自22个国家的68名队员,其中中国队员10名。(毕业时,参训的68名各国学员仅剩下22人,学校荣誉墙上仅剩下中国、美国和委内瑞拉3个国家的国旗。)

在500多个面临死亡考验的日日夜夜里,最严酷的“魔鬼选拔”,见证了中国军人的钢筋铁骨。毒气测试训练,教官把受训者关进房间向里面投掷瓦斯弹,学员们呼吸困难涕泪横流,黄和平每次都坚持到最后;战术训练全部真枪实弹,黄和平面对死亡威胁,冒着机枪扫射勇猛地向前冲去;潜水训练,黄和平不带任何装置潜到10米深的水下,取得了个人综合成绩第一的好成绩。每天见缝插针的打盹,连续13天的魔鬼极限训练,让黄和平疲劳过度,从12米抓绳塔上摔下,口鼻出血,抢救4小时才苏醒。按规定,停训8个小时,五星红旗就要被降下。急疯了的黄和平拔掉输液管,拖着流血的伤体,重返赛场,奇迹般地完成了“魔鬼选拔”课目,被学校授予“最具有献身精神突击队员楷模”称号,成为1928年建校以来最勇敢的30位学员之一,头像被永远地镶嵌在学校的荣誉墙上。

回国后,培养最过硬的特种战士是他的带兵追求。他把官兵训练成了空中能跳伞、水中能游泳、陆地能驾车、网上能攻防的“全能战士”。

为了当好磨刀石,黄和平一如当年的“猎人”,在训练场上心如顽石,面如僵尸。成立“天狼”集训队,淘汰率高达70%;组织“魔鬼周”训练,只准队员一天一夜站着睡两个小时;无预案训练,让队员的心理承受能力几乎达到崩溃的边缘。源于大纲,高于大纲,从“猎人学校”爬出来的黄和平懂得,只有像打仗一样训练,打起仗来才能主动在我、胜券在握。

归国不久,黄和平被任命为某“老虎团”八连连长。上任之初,他发誓要把八连带成“猎人群体”,把官兵个个培养成“现代猎人”。

训练中部队在戈壁深处进行双人手雷实弹投掷。一名新战士投掷时太紧张,在向后挥臂引弹时将拉开拉环的手雷掉在地上!面对冒着火花的手雷,两名新战士傻了,呆在原地不动。站在身后的黄和平大叫一声“快卧倒”,同时飞身扑上,右手将新战士狠狠按倒,左手捞起手雷甩出沟谷。手雷在空中爆炸。

生死瞬间见精神。战友们佩服黄和平舍身救人,更信服了他的话:“战场上的奇迹要靠平时苦练来创造。”

上天,能万米高空跳伞,能用翼伞自行起飞,袭击几十公里外的目标。下海,能武装泅渡、潜水作战。特种兵被人们誉为军中“兵王”。当年,黄和平在世界特种兵集训场上获得殊荣;如今,黄和平将全部荣誉归零,决心将士兵个个带成“兵王”。

训练中,黄和平坚持用行动感召官兵。扛圆木跑400米是连队每天必练的独家项目,战士有畏难情绪。黄和平说:“我先跑给你们看看。”别人两人同扛一根25公斤的圆木,可黄和平一人扛着圆木在400米一周的足球场上一口气跑3圈。战士被激得红了眼,扛起圆木嗷嗷叫。连队接受紧急命令,执行动力三角翼飞行任务。当天大风阵阵,飞行条件恶劣。“能不能飞?”官兵们心里直打鼓。回国后刚学动力三角翼的黄和平站出来:“我第一个飞!”

仗怎么打,兵就怎么练。从实战需要出发,黄和平结合连队实际编写了20套新颖独特的教案,带领官兵把简单招式练到了极致。狙击手训练,黄和平设置的靶子有150米、137米、121米……不解的战士小声嘟囔:“教科书上规定的是150米呀。”黄和问:“实战中,敌人只会出现在150米的位置上吗?”为培养官兵适应能力,黄和平常常在高强度训练后,在地上撒一袋石子要求大家边拣边数。如此经常“折腾”,八连狙击手个个动如脱兔、静如处子之风。仅3个月,他指导的试点班,就完成负重行军、跳崖、越障等29个课目,经考核全部达标。

野外驻训期间,黄和平还借鉴“猎人学校”的训练方法,不断提高训练质量。他带领连队奔高原,提高连队在雪崩威胁、高原缺氧等条件下的适应能力;带领连队进驻陕西洛南,强化连队在横渡、攀越等条件下的战斗能力;带领连队进入零下20℃的戈壁荒漠,强化官兵在严寒条件下的作战能力。

快、准、狠是“猎人”的绝技。黄和平边强化组训、边精选骨干。他带领官兵连续15天之内,食宿行均身穿沙背心、腿绑沙袋。通过道道把关,逐个筛选,连队一批身怀绝技的“猎人”脱颖而出。他说:“千锤百炼,成就身怀绝技的特种兵。”

为提高连队射击水平,黄和平组织训练时先基础后连贯,先单个后集体,从细小动作入手,从每个环节抠起。他大胆改革打固定靶的射击训练模式,要求队员在运动中捕捉目标射击,从不同方向及角度对目标进行瞄准射击。训练中,他常常指定某个队员或某个班组,夜间轮流到荒郊坟地待命,完成制图、目标找点等任务,以增强心理适应能力。

野战生存是特种兵训练的重要一课。黄和平带领官兵3人一组,人手一把砍刀、一包火柴和一包盐,进入陌生地域,锻炼队员耐饥渴、耐饥饿等生存能力。攀登训练,要求队员全副武装不使用任何保护措施,并增设了定点突入、倒向射击等高难课目;障碍训练,要求队员以小组为单位穿越障碍,培养队员的团结协作意识;摩托车驾驶训练,途中设置弹坑、浮桥等障碍物,要求队员快速飞越和举枪射击;动力伞训练,要求队员俯冲射击和定点投弹,锻炼高超的驾驶技能和准确命中目标的技能;单兵综合演练,根据地形设置各种障碍物,要求队员快速穿越和灵活处置,培养队员全面的作战素质。

正是由于坚持从难从严从实战要求组织训练,八连战斗力近年来不断攀升。在上级组织的比武竞赛中,连队4名士官夺得金牌,4名新兵夺得银牌,连队荣立集体二等功。官兵们对黄和平竖起大拇指,称他是真正的西部“猎人”。★

一头狮子带领一群绵羊,可以打败一只绵羊带领的一群狮子。黄和平说,我选择一头狮子带领一群狮子!他兴奋地说:“全旅的士官训练骨干、连排长都是我带的兵。”

刘近,九连副连长。从当新兵第一天起,黄和平既当教官又当陪练,硬是把这个愣头小伙子锻造成“全能王”。2005年,刘近参加军区组织的岗位练兵岗位成才比武竞赛,一举夺得特种驾驶、四百米障碍两块金牌,荣立二等功。

魏巍,八连连长。自打进了“天狼”集训队,黄和平就没给过好脸,散打训练练到爬不起来,攀登训练练到手脚抽筋,极限体能练到身体虚脱。3年下来,魏巍成了全旅有名的“蜘蛛王”,10米的楼层他徒手9秒就能登顶。

许宁,六连连长,人称“枪王”。为了锻造“百步穿杨”的硬功,黄和平给他压过子弹,当过人靶,陪着他在冰冷的河水里一爬就是两小时,在沙漠中潜伏一昼夜。

王国林,三级军士长,有“西北伞王”之称。黄和平从陆地跳伞开始,一口气教会了他5000米超高空跳伞、400米超低空跳伞、三角翼跳伞等特种兵所有跳伞技能……

从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到带出的队员个个身怀绝技,“爱军精武楷模”黄和平实现了从“猎人”到“猎头”的角色转变,为锻造更多能打仗、打胜仗的特种兵,他这个“猎头”当得津津有味。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