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1902年,流亡日本的梁启超发表了《意大利建国三杰传》,意大利复兴运动的真正意义,尤其是对中国的借鉴功用,才逐步被先进的中国人所认可,并慢慢融为中国走向独立、民主、富强的一种精神力量。梁启超通过评述马志尼(Ginseppe Mazzini)、加里波第(Ginseppe Garibaldi)、加富尔(Cǎmillo Benso pi Cavour)的生平和业绩,比较全面地介绍了意大利统一的艰难历程和社会转型,揭示了各派政治力量的复杂面向和激烈争斗,阐述了君主立宪的民主道路的政治优势,特别是集中论述了三杰的思想、人格和不朽的意大利精神,清晰地指明了意大利统一和民族复兴运动对中国现代化进程的借鉴意义。

今天,我们就来讲一讲意大利统一三杰之一的,“现代游击战之父” ,“两个世界的英雄”。意大利国家独立和统一运动的杰出领袖,军事家。朱塞佩加里波第

1807年7月4日下午6时,朱塞佩加里波第诞生在撒丁王国古城尼斯(1861年,加富尔伯爵为了在对奥地利帝国的战争中争取到法国皇帝拿破仑三世的支持,牺牲了民族利益,把萨伏伊和尼斯两个领地划给了法国,尼斯成为法国的领地,直到今天。)的一个家庭 ,父亲乔瓦尼加里波第是一个船长,母亲罗萨雷蒙迪是普通居民。幼年的加里波第勤奋好学,酷爱罗马史,喜欢冒险和狩猎。

1821年起,他在俄国两桅帆船康斯坦察号上实习,游历了大半个欧洲。当时的意大利处于封建割据状态,遭受着外来民族的压迫。加里波第年轻时,就在同人民的接触中,熟悉他们热爱自由和渴望祖国独立的愿望,并深受爱国主义的传统的影响。他憎恨封建专制制度、分裂割据状态和异族统治,到处寻求救国救民的真理,联络志同道合的革命者,渴望投身到解放祖国的神圣事业中去。在航海期间,加里波第酷爱阅读,尤其喜欢“古典文学”和诗歌。

1833年,加里波第会见了秘密革命组织“青年意大利”的创立者朱塞佩马志尼,后者向他详细地介绍了自己的统一和共和制的纲领,对这位政治上尚未成熟的爱国者产生了极大的影响。这一年,加里波第还结识了一批圣西门的信徒。当时他在一艘船上当船长,这批空想社会主义者乘他的船流亡到君士坦丁堡(今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去。他们向加里波第介绍了自己的思想和消灭人间不公平的计划。加里波第也被他们的思想所吸引。从此他认为,共和国是实现圣西门主义的最好的国家制度形式。

图8.朱塞佩马志尼,意大利革命家,民族解放运动领袖。是意大利建国三杰之一

图9.克劳德昂利圣西门,法国伯爵,马克思、恩格斯把他同傅立叶、欧文并列为三大空想社会主义者。

(空想社会主义是现代社会主义思想的来源之一,准确的译法为乌托邦社会主义 ,流行于19世纪初期的西欧,著名代表人物为:莫尔、康帕内拉、欧文、圣西门和傅立叶,主张建立一个没有阶级压迫和剥削以及没有资本主义弊端的理想社会。“空想”这种中文译法,在清末民初报刊上即出现过,是从日本转译来的。

它是科学社会主义以前的学说。常与“空想”通用。广义的空想社会主义包括空想。但在某些场合,马克思和恩格斯也曾将二者加以区别,其原则是:把主张实行公有制的早期社会主义学说称为空想;如康帕内拉、摩莱里、马布利、巴贝夫、欧文、卡贝、魏特林等人的学说。把主张仍然保留私有制的早期社会主义者的学说称为空想社会主义。如圣西门、傅立叶等人的学说。

空想都主张废除私有制,消灭阶级差别,共同劳动,平均分配产品,建立社会平等。他们中有些代表人物还主张暴力革命,并提出和论证了过渡时期等问题。但他们在一些基本问题上,还未能摆脱空想社会主义的根本缺陷,因而他们的理想社会不能实现。)

同年12月,加里波第受马志尼的委托,前往热那亚策划海军起义,准备组织起义,推翻撒丁的君主政体,但被萨沃纳的奥地利总督破获,加里波第被迫流亡南美洲避难。被撒丁王国当局缺席判处死刑。这是他的第一次革命实践。他从失败中认识到,这种小规模的,准备和领导都很差的起义是徒劳无益的。

1834年底,地中海东部为霍乱所扰,加里波第被困在了马赛,一边救助病人一边阅读马志尼的政治著作,特别是与“青年意大利”的建立有关的著作。他被该组织的宗旨所吸引并加入了它 。

1835年,加里波第抵达巴西,那儿的意大利移民把他当英雄来欢迎。在南美洲,加里波第积累了丰富的军事经验。当时,巴西南部的南里奥格兰德州以反独裁为由,在大地主本多孔卡维斯席尔瓦平托的领导下宣布独立,建立里乌格兰德共和国。孔卡维斯的智囊是意大利革命党人蒂托赞贝卡里。加里波第把这场斗争看做是正义事业,给予热烈支持。他指挥“马志尼”号炮船为起义军效力,后又接管了帕托斯湖上的一个据点。

1839年4月17日,加里波第率14名战士在这里击退了10倍于己的敌军进攻,赢得巨大声望。一连串胜利使孔卡维斯高估了自己的力量,错误发动了对卡塔林纳的远征,结果削弱了共和国的力量。后来,孔卡维斯被一支巴西骑兵队俘虏,加里波第也被迫流亡乌拉圭。

1841年的乌拉圭与阿根廷正处于战争状态。1843年2月16日,阿根廷军队包围了乌拉圭首都蒙得维的亚,城中仅有42000多居民,其中绝大多数是欧洲移民,意大利人约有4200人。由于谣传阿根廷军队会杀光城内居民,所以各国侨民都武装自卫。意大利人成立了由戴维瓦卡雷扎指挥的700人的志愿军团,加里波第也是创始人之一。起初,意大利军团表现欠佳,蒙得维地亚当局不得不请加里波第出山来指挥这支军队。加里波第走马上任后对军团进行了彻底改组,重新设计了黑色军旗,上绣正在喷发的维苏威火山图案,以激发战士们为自由而战的决心。军团没有统一制服,不得不从一家肉类加工厂搞来屠夫工作服充数,加里波第最初很讨厌这种红制服,但很快就喜欢上了它,绯红色的上衣,配上一条色彩鲜艳的小领巾,显得十分潇洒。当地居民亲切地称呼意大利军团为红衫军,这就是后来意大利红衫军团的雏形。

形势严峻,阿军的包围越来越紧,意大利军团反攻并占领了巴拉那河上游的萨尔托。阿根廷独裁者胡安曼努埃尔德罗萨斯暴怒如狂,于9月20日命大将乌尔圭扎率3000人立即夺回该城。连续三天,乌尔圭扎猛攻萨尔托,但付出重大代价也无法得手,加里波第又不断派兵出击,智穷力竭的乌尔圭扎只好撤退。

图15.胡安曼努埃尔德罗萨斯,阿根廷省长时代的霸主,南美第一个考迪略。出身于大农牧场主家庭

1846年2月8日,双方在圣安东尼奥又展开一场大战。当时,共和国派阿纳克莱托梅迪纳将军的500骑兵增援萨尔托,加里波第亲率一连步兵(186人)和一连骑兵(100人)到距城7里的圣安东尼奥去接应。不料消息走漏突遭阿军包围,加里波第镇静自若,命意大利军团隐匿在一片废墟里固守。阿根廷上校戈麦斯接到的命令是必须生擒加里波第。光在正面他就投入了1500骑兵和300步兵,但地形对意大利人有利,挺立旷野中的阿根廷士兵成了活靶子。加里波第率意大利军团在缺水少粮的情况下从早晨血战到傍晚,毙敌无数。因为缺水,伤员的创口甚至流不出血,但无一人投降或逃跑,这支昔日惹人耻笑的军队已被加里波第训练为一支勇敢善战的劲旅。天黑后,意大利军团突围,与梅迪纳的骑兵汇合后胜利返回城内,倒霉的戈麦斯只好趁夜溜走。

一时间,加里波第声名远扬,甚至传到了欧洲。在托斯卡纳,人们对于向加里波第授予一把荣誉之剑和向意大利士兵颁发奖章的行为进行了签名活动,后来决定赠给了他荣誉之剑。

加里波第虽屡建战功,但权利之争却让他心灰意冷。梅迪纳嫉妒他的功劳,处处作对。加里波第以大局为重,一再忍让退却,可是为军团的将来着想,他不得不开始考虑出路。当时,意大利本土的革命如烈火燎原,割据的各封建王国也意识到统一是大势所趋,各种政治势力合纵连横,以新教皇庇护九世登基为契机,革命运动风起云涌。在这种情况下,加里波第决定率领意大利军团起程回国。

1847年4月15日,加里波第率63名志愿军战士登上193吨的希望号返回阔别12年的祖国,由于缺乏船只,其他士兵只能随后出发。6月21日,希望号抵达尼斯,加里波第受到故乡人民的热烈欢迎。当时,撒丁国王卡洛阿尔贝托对奥地利宣战,猝不及防的奥军被分割包围在曼图亚、维罗纳、莱尼亚戈和佩斯卡拉等几座要塞中,革命形势一片大好。缺乏政治经验的加里波第误认为阿尔贝托是一个真正的革命者,于是宣誓向他效忠,以军团士兵为骨干,招募志愿者组成了一支1000人的军队。

很快,加里波第向米兰出发,沿路收兵,到芒扎时队伍已扩充到3700人。这时,由奥地利老将拉德茨基元帅指挥的奥军不顾战线过长,孤注一掷向米兰发动进攻,成功将其夺占,本来就没有决心作战的阿尔贝托惊慌失措,竟秘密向奥军乞降。消息传来,志愿军出现了动摇,一些人当了逃兵,但加里波第仍然意气风发,拒绝了马志尼让他退兵瑞士的要求,决定展开游击战。8月15日,加里波第率剩下的1000人开到意瑞边境的卢伊诺,以突然袭击方式歼灭一个奥军猎兵营,俘敌400人。在拉德茨基看来,加里波第不过是一个南美洲的海盗和冒牌儿将军。但游击战很快就令拉德茨基深感头痛,以至他不得不从第2军和南方战线人的部队围剿加里波第。强敌压境,志愿军的形势越来越恶化了。8月26日下午,只剩大约800人的志愿军在位于瑞士边界的莫拉佐内村被5000奥军包围,加里波第亲自断后,率志愿军且战且退,部队化整为零,分散撤退,来到瑞士的阿尼奥时竟只剩30人了。

历时一年的意大利第一次独立战争以失败告终,这激起了意大利人民更高涨的革命热情,1848年,罗马人民发动大起义,推翻了庇护九世的统治,罗马共和国诞生。庇护九世向欧洲天主教国家求援,法国、奥地利、西班牙等国代表聚会西班牙加埃塔,制定了武装干涉罗马共和国的计划。4月,乌迪诺率领的法军9000人在契维塔韦基亚登陆,向罗马进逼,奥军侵占博洛尼亚,西班牙军队逼近罗马以南,两西西里王国军队也向罗马推进,反动力量形成合围之势。

图16.庇护九世,原名马斯塔伊-费雷提。是最后一任兼任世俗君主的教皇。坚持自己的世俗权力

当时,罗马共和国有一支9000人的军队,包括国民卫队、独立战争老战士和一支伦巴第轻步兵,力量薄弱。关键时刻,加里波第从南方赶来增援。共和国的主要敌人是法军,1849年4月30日,乌迪诺率5000法军直扑罗马西北的佩尔图萨大门,指望一击得手。防守那里的正是加里波第,虽然只有2500人,但加里波第部署巧妙,以步兵占据别墅和潘菲利别墅等据点,炮兵控制贾尼科洛高地,形成纵深防御。法军对罗马城几座大门的进攻很快被击退,经验不足的罗马学生军误认为敌人溃退便展开追击,结果被法军第20团打散,乌迪诺趁机占领了两座别墅。危急时刻,加里波第亲率预备队和伦巴第步兵反击,把法军打得狼狈逃窜,乌迪诺被迫撤回了契维塔韦基亚,并丢下400名伤员。

法军刚退,而西西里国王费迪南多二世率军12000人又从南方的阿尔巴诺山压来。共和国政府急调加里波第反击,勇猛的意大利军团不顾疲劳,连夜向罗马以南快速机动。为了迷惑混入城内的敌方间谍,加里波第巧施瞒天过海之计。首先,他把出发地点选在波波洛广场,让敌人误以为他们是远征法军;其次,加里波第率部迂回前进,不断改变行军方向。与敌人接近时,加里波第派两连骑兵占领了制高点,在共和国战士势如破竹地勇猛冲锋下,敌军大乱,没放几枪就逃跑了。加里波第当机立断,派出一个营的预备队,上刺刀全线冲锋,追歼逃敌。战斗不到3小时就结束了,敌军6000人被全部击溃。

图17.费迪南多二世,西西里王国第三任国王,1830年至1859年在位。

尽管加里波第连战取胜,共和国领导集团却对他十分猜疑,另委罗塞利为罗马城防司令,后者在军事上是个庸才,处处干预加里波第的正确指挥。一个星期之后,那不勒斯军队又卷土重来,这次敌军由2万人和30门大炮组成,占据着韦莱特里、阿尔巴诺、帕莱斯特里等战略要地。左翼凭恃大海,右翼背倚亚平宁山脉,控制了通向罗马必经的山谷,在兵力、装备、地形上都占优势。5月16日,罗塞利集中了共和国主力8000人与那不勒斯军队决战,然而狡猾之敌主动放弃了阵地,向韦莱特里一线收缩。加里波第虽再次发挥军事天才,率1500人的突击队消灭了敌军骑兵,予敌以重大杀伤,但因罗塞利不让炮兵及时投入战斗,结果只打了一个击溃战。

由于共和国的接连胜利,包括马志尼在内的执政者过高地估计了自己的力量,热衷于与法军进行和谈,企图不战而屈人之兵。罗塞利也认为乌迪诺不过是三流将领,并认为他不敢破坏罗马的文物古迹。他还用抽签的荒唐办法来决定布防,人为地把共和国武装力量分为三个师,孤守在互不联系的城区,部队没有抓紧时间修筑工事,到处一片歌舞升平,无人理睬加里波第的正确意见。反观法军方面,刚上台的路易-拿破仑波拿巴给乌迪诺增派了大量援军,还运来了重武器,法军总兵力从9000猛增至30000人,精通工兵作业的瓦杨将军也来到前线协助乌迪诺,敌我双方力量严重失衡。

图18.拿破仑三世,即夏尔-路易-拿破仑波拿巴,他是法国历史上第一位民选产生的总统和最后一位君主

6月3日夜,法军背信弃义,发动全线进攻,当晚就拿下了当初固若金汤的别墅和潘菲利别墅。400名守卫者非死即伤,罗塞利引咎辞职,共和国处于风雨飘摇之中。危急关头,抱病的加里波第不计个人恩怨,再次接过军事指挥权。他率领3000名意大利战士面对20000名装备精良的法军,于7时30分击败法军,夺回两座别墅。乌迪诺和瓦杨亲督部队反复争夺,别墅周围躺满了死尸,法军甚至用血淋淋的尸体构筑工事。关键时刻,增援的伦巴第轻步兵被罗塞利无理扣留2小时之久,致使两座别墅得而复失。

7月1日,罗马制宪会议为了作出继续还是停止战斗的决定,特召加里波第到会,听取他的意见。他径直从前沿阵地来到会场。汗流夹背,一身血污。他的衣服被子弹穿了几个窟窿,被刺刀撕破了许多处,变成弯曲的军刀只有一半插在刀鞘内。当他出现在会场门口时,全体代表起立向他鼓掌致敬。他向制宪会议报告说,罗马已危在旦夕。

7月3日,法军占领罗马大部分城区,共和国寿终正寝。但加里波第在拉泰拉诺广场集合了剩下的大约6000名士兵,准备把队伍拉到亚平宁山区的翁布里亚和托斯卡纳去打游击。 临行前,他留下了气壮山河的宣言:“我们在,罗马就在 (Dovunque saremo, col sar Roma)!”他率领4千名骑兵向威尼斯撤退。乌迪诺派法国第1师的7个营、4个骑兵队追击加里波第,希望抓住这个“法国最凶恶的敌人”,其它各路反动军队也包围上来。为了对付加里波第,动用了40000法军、20000那不勒斯军队、9000西班牙军队、15000奥军和2000名托斯卡纳部队。加里波第且战且退,与敌人周旋,但是局势越来越坏,队伍最终被打散,加里波第的爱妻、怀着第五个孩子的阿妮达也在逃亡途中死于疟疾。心灰意冷的加里波第只好以一个商人的身份第二次流亡美洲。

马克思和恩格斯对加里波第在罗马保卫战中表现出来的卓越军事才能和无限勇敢给予高度的评价,称他是“蒙得维多和罗马的英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