队伍刚走出营区大门,就迎来了爱港市民的喝彩欢迎,不少港人也加入进来,和战士们一起动手拆除金属障碍物、铁丝和碎砖头。

虽说有“黑记”前来捣乱,想给抹黑,继续扩大事态的影响。但本兵还是要重复驻港部队的新闻发言人的话。

这次出营是自发行为,部队并没有收到特区政府的协助请求,而且驻军官兵只是加入了军营附近自发清理道路的市民,也并非单独行动。

我军不怒自威的气场,加上全程在附近警戒的阿sir,让潜伏在周围的废青只能远远的看着,根本不敢靠近!

再看看战士们穿这的短袖短裤和作训鞋,估计那些本想搞个大新闻曱甴,都不知道该怎么抹黑了。

▲ 难道这几位是刚从球场上被拉到队伍里的?看来我们驻港部队的日常文体活动很丰富嘛~

小兵兵很郑重地告诉大家,这可不是一般的部队,这两个名字背后可是有着传奇的故事。

从编制上说,特战八连和雪枫特战营同属一支部队——雪枫特战旅,而这支特战旅的历史,则可以追溯至抗日战争时期……

1938年,抗日名将彭雪枫和老一辈革命家,创建了新四军抗日先遣大队,先后在河南、安徽、江苏等地与日寇展开游击战。

这支先遣队在战争中不断壮大,成长为新四军第四师11旅31团,又称“雪枫团”。

1984年,隶属于陆军的雪枫团接到实验任务,对该部第3营进行特种营改造,是较早探索特种作战的部队之一。

1994年,雪枫团全团以特种3营为核心,全面改建为特种作战大队,随后又扩编为特战旅,但雪枫这个荣誉名称从未改变。

大家在球衣上看到的雪枫特战营,正是当时进行特战实验改建的一个营,而特战八连更是精锐中的精锐。

就是那个在魔鬼训练周中,每天只给官兵发一个馒头、一瓶水和一包榨菜,想通过训练就要靠吃蝎肉、饮蛇血的天狼突击队。

2000年,“好作风八连”正式成为反恐特战分队,队名典出《江城子·密州出猎》中的名句:“西北望,射天狼。”

夜虎是雪枫特战旅下属的一个十分神秘的团级特战单位,今天被人们所熟知的天狼突击队,就是夜虎团在特战八连的基础上扩编而来。

俄媒曾报道过,这支部队与雪狼突击队,曾秘密进入俄罗斯部署在叙利亚的基地,与俄军共同展开特种作战和警戒任务,也是我军极少数进入叙利亚战场打过实战的部队。

1999年,还未改建成为特战部队的八连,派出副连长何健参加久负盛名的“爱尔纳·突击”世界侦察兵锦标赛。

这个由爱沙尼亚国防军举办的世界性比赛,因极为严苛的要求和残酷的环境,被称为“没有死亡的死亡竞赛。”

何健在全程两百公里的长途奔袭中,不仅克服了恶劣自然环境的考验,还成功躲过上千名假想敌开展的拉网式搜捕。

而这些假想敌,更是由爱沙尼亚国防部长亲自带队的。他也成为了当时唯一一名没有被抓到的侦察兵,拿到了这项比赛中的最高荣誉——“卡列夫勇士”奖。

2003年,接任八连副连长的黄和平,他曾见证了中国军人的钢筋铁骨。前往委内瑞拉的“猎人学校”学习,参加了挑战人类极限的训练和选拔,并出色完成了全部课程。

▲ 前往委内瑞拉的“猎人学校”学习。“猎人学校”是一所闻名遐迩的特种兵训练中心,电影《冲出亚马逊》的剧情背景就取材于此(资料图)

在这所学校里,任何学员都不能以包括伤病在内的任何理由,超过8小时不参训,否则视为自动弃权。

黄和平就曾因体力透支,从绳塔上摔落昏迷了整整5个小时,差点失去了参训资格。

而在办理入学手续时,每个士兵都要签订一份合同,无论发生什么事,其后果都要由自己和所属国承担。

所以,当黄和平代表中国出征时,签的不只是出入境手续,而是军令状,更是生死状。

最终,黄和平的突出的表现和成绩,为他赢得了“最具有献身精神突击队员楷模”称号,也是“八连”为我们中国军人所争得的荣誉。

其实“八连”锻造出的优秀军人还有很多,这里就不赘述了,但是今天关于雪枫特战旅的话题还没有结束。

其实这支西部战区的反恐特战部队,来香港的时间可能并不长,因为驻港部队最近一次进行部分建制人员和装备轮换,是在今年的8月29日。

当然,这次的事情再一次证明,面对废青的公然挑衅,我军仍然能够为了顾全大局而保持最大限度的克制。

还是我们同志说得好:“我是中国人民驻香港部队,香港市民的掌声就是最好的形象!”

只要有驻港部队在,保证香港局势的定海神针就在,特区政府重建秩序的信心就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